新闻检索
陇西机修轶事- 我的电影往事
作者:陈贵东    发布于:2011-01-31 16:49:11    文字:【】【】【

陇西机修轶事- 我的电影往事

   

     最近在网上看到齐世明在《十七岁,我们奔向大西北》中,生动的记叙了70年代在大三线(甘肃省陇西县)看朝鲜影片《卖花姑娘》时的情景。阅后不禁想起自己当年放电影时的一些往事。

    当时正处在文革时期,文化娱乐活动相当贫乏,除了那八个样板戏和浩然的几本小说外几乎没有其它的文化活动,所以看电影也就成为一件唯一的文化享受。文革时期的中国电影有一个顺口溜,中国电影新闻简报,越南电影飞机大炮,朝鲜电影又哭又笑,阿尔巴尼亚莫名其妙,罗马尼亚搂搂抱抱  那时影片少、拷贝更少,一部影片从发行开始到我们那里需要二、三个月的时间, 即使到了陇西也只能停留一两天时间,全县的放映单位轮流倒片放映很是紧张,拷贝也到了报废的时候,记得有一部影片开头不到十分钟就断了十几次,喝倒彩和骂笨蛋的声音也就不下十几次。《卖花姑娘》是宽银幕电影,放映时必须加装宽银幕镜头,当时除县影院外只有113厂有,所以必须请人家来放映,放映时间安排在凌晨二、三点,孩子们在头天中午就开始在放映场划线摆凳子占地方,天一黑便万人空巷,除上班的外,所有的人都挤在放映场等,生怕错过时间看不到。漫长的等待过后,影片开始放映,所有的人都沉浸在那悲戚的剧情中,为主人公难过,为主人公流泪。影片结束时,天边已经泛出鱼肚白,广播站的大喇叭响起了《东方红》乐曲,大家又开始了新的一天繁忙的工作。

    厂里是在七一年进了一套移动电影放映机,我有幸成为一名电影放映员。为了放好电影,谷峰师傅亲自给我们上课,教我们学习电影放映技术,记得第一次上课学的是为革命放好电影,出于热爱这项工作,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够上机操作。我们几个在厂里还是比较受关注的,无论走到那里别人问的第一句话就是有电影没有,什么电影?甚至工厂周边几公里内的农民都能认出我们,有一次郝立新骑摩托去取片子半路上车坏了,修好车弄了一手的油,就到路边的老乡家借盆洗下手,老乡拿出家里仅有的一个和面盆,倒上在当地比油还珍贵的水让他洗手,把他感动了很长时间。  当时实行不分等级,只要考上合格证,就是国家承认的放映员,发一个红本本。那时从事这个行业的人较少,还是有些特权,持放映证到其他地方电影院看电影是可以免费的。大概是在七七年吧,开始实行等级制,统一考试,根据考试成绩评定技术等级。当时我由于从未参加过任何的培训,有点信心不足,原本想报考低一点的三等。电影队的安荣队长建议我考二等,听从他的建议,我报考了二等,经过努力我成功的考取了二等四级放映资格,成为当时我厂放映级别最高的放映员。八五年甘肃省举办电影放映技师考试,我参加考试并取得了三等放映技师的成绩,为我的电影放映生涯划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回忆当年的经历,很多事情还历历在目。七三年为了能早点放上《闪闪的红星》,经过地区电影公司的协调想争取从天水到定西的火车发片时间,我在早晨五点多就坐当地驻军的小车去天水取片,三个多小时赶到天水却因天水公司失误将片子铁路发往定西,没办法只能回头赶到定西取回影片。回来后又连放三场,待到第二天凌晨将片子又送回定西,总共二十多个小时连续作战,人困马乏,在返回的路上一上车我就睡着了。突然一个急刹车将我惊醒,司机告诉我刚才他开着车也睡着了,一块石头将车踮起,他一脚刹车将车停住,我们下车看到前车轮距离路边不到半米,下面就是几十米深的沟壑。

访问统计
脚注信息
Copyright(C)1970-2020 西北有色冶金机械厂联谊会 蜀ICP备12011981-1 川公网安备 51011302000012号 

友情链接:深圳龙华中铁物流 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